萨尔斯堡版歌剧《帕西法尔》压轴国际音乐节

作为第十六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压轴之作,瓦格纳歌剧《帕西法尔》将于10月29日与31日两天在保利剧院与观众见面。除了发人深思的故事情节和气势恢弘的音乐表现外,此次随瓦格纳“圣杯骑士”来京的,还有简约现代的舞台设计。这对中国观众而言无疑是一次千载难逢的体验机会。为此,记者特别采访了中国著名导演、剧作家李六乙(左图),请他针对《帕西法尔》新版舞台制作的亮点进行解读。

李六乙导演的创作受到瓦格纳很大的影响。在去年的第十五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中,李导执导金湘歌剧《原野》亮相保利剧院。演出过后,各界纷纷称其舞台设计有浓郁的瓦格纳风格。2011年他导演的《家》中也大量引用了瓦格纳的音乐。此次《帕西法尔》登陆中国,李导还特意从其工作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挑选了二十名演员参加到首演之中。

李六乙介绍说,“瓦格纳的作品往往具有深刻的内涵,《帕西法尔》更是如此。这部错综复杂的歌剧无疑是作曲家争议最大的创作,历史上,将其奉为高高在上的神圣之作的不乏其人,而指责其亵渎神灵的也时常有之。《帕西法尔》的艺术性也不可小视,它不仅是作家的收官之作,也对后世音乐产生了极大影响。表现手法的极端性是其突出特点。瓦格纳将人性的冲突极度扩大化,音乐表达上对比也十分鲜明,整部作品有很强的张力,非常具有观赏性。”

在李六乙看来,摒弃了以往华丽繁杂的舞台布景,是萨尔斯堡音乐节版的《帕西法尔》与传统版本最大的不同。“过去的《帕西法尔》往往通过大量的布景在舞台上搭建树林、溪流和花朵等具体意向,而在新版本中,舞台上只有21根透明的圆柱,随着剧情变化搭配以不同的灯光效果,营造出森林、圣殿、克林索尔魔宫等多种气氛。导演舒尔茨还创造性地加入一些无唱词的表演角色,如两个耶稣、困扰安福塔斯的天使和克林索尔的声音等。简约而抽象的舞台设计即使在欧洲的歌剧舞台上也堪称前卫。”

李六乙认为,“舞台简约化是现代歌剧的必然趋势。对艺术作品进行解读和再创作的主体在历史上多次变化,从作曲家转移到演唱者再到指挥,而在21世纪回归到欣赏主体。导演在呈现艺术作品时必须以人为本,最大程度地为观众留有空间。欧洲的歌剧界现在正在经历这样一场革命。而就中国而言,对歌剧艺术的引进和学习不能停留在西方一百甚至两百年前的阶段。特别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引进歌剧,多元化非常必要。”

“北京国际音乐节是全国最高规格的音乐盛事之一。”李六乙在参与之余对音乐节保持了高度的关注和热情,“此次《帕西法尔》的首演无论是规模还是制作都史无前例。与萨尔斯堡复活节音乐节这样高水准的欧洲艺术机构联合制作,不仅是音乐节的创举,也是我国歌剧引进上迈出的一大步。”

“杰出的艺术活动必须要有前瞻性。尤其是艺术节,绝不可以是简单的节目与艺术家的堆砌。”李六乙称赞北京国际音乐节“无论是主题的确定,还是演出的设计总能紧跟潮流,很好地反映了国际艺术界的最新动向,为观众呈现最前卫的艺术体验,这在国际上也是非常难得的。”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