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候选人萨科奇称北京奥运会错误

·9月25日0时至24时 天津新增2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新增3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

法国执政党——人动联盟总统候选人萨科奇,四月二十六日通过其代表卡鲁齐在巴黎向当地中文媒体表示,如果他当选法国下届总统,他将在法中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框架下,优先发展同中国的关系。

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将于五月六日举行。萨科奇将在第二轮投票选举中与传统左翼政党——社会党总统候选人罗亚尔对决。他们当中的胜者将出任任期五年的法国第五共和国的第六任总统。二十六日上午,卡鲁齐作为萨科奇的特别代表,接受了当地数家华文媒体的联合采访。卡鲁齐是法国上赛纳省的参议员,目前担任着萨科奇竞选班子的协调员。

据《欧洲时报》披露,卡鲁齐表示,萨科奇认为由戴高乐将军与中方共同培育的法中关系具有“特殊性”,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经济发展迅速,并已跻身国际政治舞台,在“多极世界中地位重要,是维系世界平衡的重要力量,”“法中关系应在二00四年两国签署的战略伙伴关系协议的框架下得到更大的发展。”

在谈到北京奥运问题时,卡鲁齐说,萨科奇已明确表示,二00八年北京奥运会是世界体坛的盛会,国际奥委会选择中国首都举办下届奥运会,也是中国运动员融入国际体育大家庭的标志,不仅法国运动员会参加,如获邀请,他本人或其它法国领导人也将会出席盛会。这番话是针对另外两位总统候选人白鲁和罗亚尔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说出的。上述两位候选人在竞选期间回答苏丹达富尔问题时称,鉴于中国在苏丹人权问题上的态度,表示要“”北京奥运会。“这是非常错误的表态,”卡鲁齐援引萨科奇的话说。

在回答此间华人关心的“国民身份认同”问题时,卡鲁齐说,萨科奇提出的“国民身份认同”问题,意在唤起不同族群居民“共同生活、拥有共同命运的愿望。”不论这一居民是信奉基督教、天主教还是教,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对“国民身份”的认同,向外籍人说明什么是法国模式,法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是如何运转的,“你接受这种模式,你就进入了‘认同’程序,否则,你就很难融入进去。”“这里面不存在种族问题,没有民族主义的词汇,也没有排外的意思,”萨科奇通过其代表强调说,“不应把‘国民身份认同’狭隘地理解成单一的种族问题,而是组成法国社会的各族群应共同遵守的准则,那就是享受权利的同时,要履行应尽的义务。”

移民问题是此间华人普遍关心的问题。卡鲁齐说,萨科奇对此问题的态度很明确,有“选择性移民”不是关上法国大门,而是根据一定的标准,对移民问题能更加有所控制。他表示,在法国,外籍人士同样能担任国家的要职,不论其来自何方。“我们要给他们迎头赶上的机会,给他们同样的机会。”目前,已有一百五十万法国人在世界各地定居,同样也有很多外国人到法国来。关于“萨科奇是否对移民采取强硬态度”问题,卡鲁齐说,不必有这样的担心,萨科奇的移民政策将不是“粗暴”的,而是“灵活性的”,目的是不让非法移民放任自流,采取平衡的态度,至于非法移民身份合法化问题,将采取“逐一审理”的做法。

萨科奇通过其代表还高度评价了此间华裔人士在促进法中两国友好、增进法中民众相互了解等方面做出的努力。他认为,华裔族群是法国外籍族群中融入当地社会程度最好的族群之一,普遍抱有“我是中国人,我的祖籍在中国,但我目前在法国工作生活,而且生活得挺好”的心态。

法国人为什么奥运,原因三岁孩子也明白,法国人讨厌中国人,法国人为什么讨厌中国人,原因三岁孩子也明白,看看中国人变成了什么样子,三岁孩子也知道,世风日下是不可否认的事实,问问那些中国人,他们喜欢现在的社会风气吗?尔虞我诈,为达不择手段,内心不平衡,仇富心理。。。。。这些不都是中国人的现在的写照吗?别人为什么讨厌你们,不要一味的埋怨别人,还是找找自己的原因吧!

法国等西方国家的这种做法,使我想起在我小时侯时生活在农村时的情景。那时,我们村子里有两家人是邻居,A家庭和B家庭。两家是很好的邻居。原来A家较贫穷,B家较富裕。过了几年,A家通过一直的努力以及其孩子上大学、毕业后将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而B家的孩子由于父母小时侯的“优越”照顾,却没有上学,一直在社会上当“公子哥”。慢慢的,B家的生活不如A家了。看到A家邻居经常随孩子到城里“享受”,B家人眼热了。便无端的冷落A家。更有甚者,A家从城里回来带些特产给B家,B家人非但不要,还要说一通冷嘲热讽的话,渐渐的,两家成了“仇人”。后了,A家人随他们的孩子一起搬到城里生活去了。而B家依然在村子里生活。两家再没有矛盾了。可一切都“变”了。A家已经不是过去的A家了,而B家,依然是过去的B家。可能再过几年,到了两邻居的孙子辈时,这种差距会更加拉大。现在的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这种做法,是否和我们村的A,B两家请况相似呢?大家想想,我们村的这A,B两家的情况,将来会变成怎样的呢?我想,还是人们对待事物的“观念”和“心态”问题。我不说城里现在就有多好,A家将来就一定比B家过的好,就一定富裕。但最起码的,到城里后,就不用经常提心吊胆的担心那天就没有水吃了。有些时候,人在受到外界的“困惑”和“折磨”后,会反省,抉择,努力,然后奋斗,以改变现有的“状况”。这是一种好的现象。人总想着要往好的方向发展。如果“人人”都这样想,并且这样做,那就好了,“家家”也都会富裕起来的。狭隘的矛盾和仇视也就少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